首页» 全部新闻» 媒体视角»
明清建筑彩画再焕风韵

  经过千年的积淀,中国传统建筑彩画形成了一套具有程式化和形式感的艺术体系,而明清官式建筑的历史地位使该时期的彩画有着不凡的艺术价值和遗产价值。可惜,由于木构建筑生命周期所限,包括古建筑彩画艺术在内的大量珍贵资讯已随着时间而褪色甚至消失,或因历史上多次重绘而被覆蓋。中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颁布的《国际古蹟保护与修复宪章》和《奈良真实性文件》都要求以科学的态度保持原文物的真实资讯,因此,抢救濒临消失的古建筑彩画显得格外重要。

 

  种类多样 题材丰富

  展出的彩画作品中,有十六幅来自故宫博物院主持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研究计划《官式古建筑营造技艺》的成果,是由彩画专家张秀芬指导年轻学员绘制的故宫彩画复原图。有三十五幅出自北京建筑大学教授李沙主持的《明清官式建筑彩画比较研究》的成果。还有三十五幅则来自著名彩画专家蒋广全指导青年作者绘制的彩画复原作品。

  与民间建筑彩画不同,官式建筑彩画的服务范围包括王宫、坛庙、王陵、官衔、王府及敕建宗教建筑。此类建筑彩画形制规范而正统,“中和之美”是其艺术追求。

  明代彩画色彩被有效地控制,色彩总基调实在青绿框架之内,运用矿物颜料进行退晕处理,点缀少许朱红,用金慎重,形成和谐的色彩关系。因此,明代官式建筑彩画艺术的审美取向是追求沉静而雅致、不张扬。旋子彩画是明代主要的类型,其纹饰灵活多样不落俗套,从中透出典雅古朴的艺术气质。

  清代官式建筑彩画则在明代旋子彩画的基础上发展了和玺彩画、苏式彩画、宝珠吉祥草彩画等多种类型,其审美取向趋于繁琐和热烈,色彩鲜艳丰富,效果辉煌。加之明末清初西方传教士带来的现代科技文明,化工颜料被引入建筑彩画绘制工艺中,其艺术表现力得到了极大的丰富。

 

  文化积淀 底蕴深厚

  明代旋子彩画沉静雅致的艺术风格与明朝社会发展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明朝建立之初,汉人文化在经历之前的政权更迭已趋于没落,此时国家百废待兴,明太祖朱元璋大力提倡儒家伦理道德思想和传统封建礼制文化,恢复汉唐之风,他严令禁戒奢靡之风,因此明朝建筑和装饰上极为朴素。

  到了清朝,封建王朝进入鼎盛时期,国力强盛,在明代晚期官式旋子彩画日趋完善的基础上,为适应皇权需要产生了新的彩画类型,有象征皇权的龙凤纹样占据主导地位,构图严谨、图案复杂,大面积使用沥粉贴金,使整个绘画风格显示出一派富丽堂皇的尊贵感。

  官式彩画整体画风的演变侧面反映出明清时期国力的兴衰,其细节之处也有明确的文化内涵支撑。从旋子彩画的用金量到皇家专用的龙凤纹饰,都表现出封建社会中明确的等级制式和礼仪规范。

 

  匠人难觅 传承遇阻

  “这张彩画是牛街后面的清真寺里的,乾隆年间做的,这幅是清中期的。这些年轻人画得不错!”满头白发的蒋广全正在和身边同龄的老艺人们交流。这几名白发苍苍的耄耋老人便是此次明清官式建筑彩画艺术展上主办方特别邀请的内地建筑彩画大师王仲杰、张德才和蒋广全等人。

  拄着枴杖的王仲杰行走不便,眼睛似乎也看得不是很清楚,他几乎贴在展品前,仔细地观摩每一幅作品,再与随行的人交流彩画的用色和纹路。

  这些老艺人们有着几十年建筑绘画的经验,曾参与故宫博物院建筑彩绘的修复,可以说技艺高超。而建筑彩绘这一艺术领域正面临传承的难题,让这些老人有不少担忧。

  古建彩画老艺人吴书瑞介绍,当前社会上具有古建筑彩绘修复资质的单位大约百余家,而具有一级资质的单位仅有二十家左右,高水平技艺师傅的人数屈指可数。同时,古建彩画技艺自身的特点也对画工提出了不少要求:虽以传统绘画为基础,但有更为严格的技法要求。

  “祥云褪”是一种经典彩画样式,五彩祥云图案彼此叠加形成渐变效果,看似简单构图,却需要匠人用一天多的时间完成。对于尚处入门阶段的工匠而言,这是一个对耐心和毅力的不小的考验。吴书瑞说,按照老辈艺人的要求,一位建筑彩绘师从学徒到出师至少要十年,而现在的年轻人往往耐不住寂寞,学艺两三年就转行了。

  这些老艺人的担忧不无道理,但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保护传统文化的重要性,培育新时期建筑彩绘画工的工作正在进行着。

  在二○一五年以前,全国高校中没有一所院校开设过建筑彩画相关课程:美术学院虽有壁画专业,但建筑彩画通常不被列入培养计划;建筑学院虽有历史建筑保护专业,但工科生的艺术造诣相对薄弱。这种“选择性”遗忘造成了古建彩画被“冷落”。

  依然健在的彩画老匠人年事已高,将他们的经验绝活传承下来是当务之急;大学生通过系统学习古建彩画工艺,感悟传统建筑美学才能完整传承古建彩画艺术。因此,北京建筑大学教授李沙认为,将古建彩画引入高校教学体系必要而紧迫。

  该展览将至十月十六日结束。

  

  

时间:2016-11-01
阅读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