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新闻» 媒体视角»
你我共同的毕业设计

       就在一些高校试图取消毕业论文、探索用创业项目代替毕业设计之际,北京建筑大学、同济大学、华南理工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南京艺术学院、浙江工业大学等7所高校与知名企业创办的CIID“室内设计6+1”校企联合毕业设计活动,已经进行到了第四个年头。今年,他们又秀出了怎样的毕业设计“大餐”呢?

  ■本报记者 温才妃


师生在北京曜阳国际老年公寓调研。

  
       “王经理,能给我介绍一些你们这儿的医疗设备吗?”
       “张阿姨,我老伴有严重的高血压,请问你们的配餐怎样?”
       ……
       几名来自哈尔滨工业大学的学生,刚刚用“模拟人生”的游戏诠释了设计亮点,又将业主疑惑演绎成了小品。
       如果说这是一段创业大赛的小插曲,形式尚可,可是,如果它是毕业设计的开题答辩,你又会作何感想呢?
       虽然看起来“不太严肃”,但在“室内设计6+1”校企联合毕业设计开题答辩现场,“这个可以有”。那么,校企联合毕业设计又是一个怎样的存在呢?


多学科带来妙趣横生


       提到“联合毕业设计”,在北建大以及相关建筑类、艺术类院校里,师生们也许并不陌生。
       在北建大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先后有建筑学专业、城乡规划专业、工业设计、环境设计专业发起了联合毕业设计。
       2013年中国建筑学会室内设计分会牵头我国东西南北中不同区域的建筑类、艺术类高校独创了“室内设计6+1”校企联合毕业设计教学模式, 6所高校加1家建筑与室内设计企业,将过去教师出题“假题假做”,改为由企业出题的“真刀实枪”。2013年国家体育场赛后改造室内设计,2014年上海地铁改造环境设计,2015年南京晨光1865创意产业园环境设计……今年,他们把视野聚焦到北京曜阳国际老年公寓环境改造设计上。
       活动发起者之一、中国建筑学会室内设计分会副理事长、北京建筑大学设计学学科负责人陈静勇教授表示,与其他专业的校企联合毕业设计有所不同,中国建筑学会室内设计分会主办的校企联合毕业设计不限于单一专业,还将范围延伸到了工学、艺术学等学科门类,实现多专业交叉协同。
       当7所高校的师生带着前期调研,来到北京建筑大学西城校区的开题答辩现场时,多专业参与带来的是思考过程的妙趣横生。


以如何入题为例


       作为工科男,北建大工业设计专业陆昊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自己是从《中国老年宜居环境发展报告》蓝皮书破题的,“先查看相关的政策,从书本入手,结合老年人的项目,再做实地调研”。比如,书中列举了护理类型不分类,过道、房屋的不合理设计等反例,他都提前留意到,避免了之后的修改。与其他团队定位理想化的感觉不同,他所在团队的PPT呈现出的是,贴合实际的冷静与理智。
       大部分高校团队仅调研养老院、养老公寓,而南京艺术学院的3位同学则是从有风格的建筑入手,他们先后调研了南京鼓楼医院、上海瑞金医院等建筑,最后才落到养老公寓、养老院上,呈现在PPT上视野开阔、颇具启发性。“我们在多校联合毕设中承担展示的任务,指导老师希望我们的思路从一开始就不局限于养老院的设计。”南艺艺术与科技专业戚晓文、张梦迪、龚月茜说。


事无巨细与逆向思维


       北京的3月,郊区河面冰雪尚未消融。
       早上9点,大巴载着7所高校的参赛师生,来到了位于三面环山、北邻密云水库的北京曜阳国际老年公寓。一幢幢4层高的米色小楼透着春寒,映入眼帘。
       昨天在答辩现场担任毕业设计活动命题单位总导师的北京城建设计发展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所总工程师卓培,今天到了工程现场俨然成了一位“导游”,一路上为师生们作引导和讲解。不时,还有同学过来咨询“温室农场”等问题。
       “建筑师吃百家饭,需要事无巨细。”卓培笑着说,“不能只知技术,大到社会问题,小到门把、插销都得关注。”
       而眼下的“事无巨细”莫过于做好实地调研,大学生们纷纷掏出相机、手机拍照,只不过所摄的不再是眼前美景,而是将镜头对准了吊顶、水池、洗手间,甚至消防安全图。为了发现问题所在,他们在电梯里上上下下,甚至试坐了为老年人准备的轮椅。
       然而,酷似医院的门诊大楼、缺少四季常青的植被、屋内设施细节不到位……与被改造建筑的第一次照面,并没有学生预想中的惊艳。相反,不少学生略带失落感地告诉记者,“实地与想象有一定差距,一些原本应该温暖的设计却只是冰冷地存在”。
       很显然,学生受挫了。卓培告诉记者,如果把设计师不受外界条件约束的设计称为正向思维,那么在贴合甲方需求的真实工程中,往往需要逆向思维。而逆向思维恰恰是通过学校课程难以领悟到的,“这里相当于是二次学习的课堂。”
       作为参赛者前辈,北建大设计学研究生刘璧凝安慰他们:“不要气馁,因为越是不合理,将来的反差也越大,改造的意义也更大”。
       尽管有些许小失落,但南京艺术学院三位同学表示,他们在开题时提出的养生理念,“让人置身其中就想打太极拳”的设想还将坚持下去,通过这次实地调研他们还发现了新线索。


提高的不只是设计


       刘璧凝告诉记者,在开题结束后,参赛者马上就要进入最忙碌的4月,“找工作、考研,使得团队合作很困难”。
       之后,7所高校的参赛师生还将于4月中旬转战上海同济大学进行中期检查,6月上旬在哈尔滨工业大学完成最后的毕业答辩,并由专家投票评选获奖作品。
       “去不同的城市,才能感受到不同城市独有的肌理和韵味。”刘璧凝的本科就读于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因赛结缘报考了北建大的研究生。虽然都是历史文化名城,但在她的眼中,西安、北京、南京是大不相同的,“南京有大量白墙灰瓦的徽派建筑,书卷气比较浓,特别适合拍黑白照”。在上一届的校企联合毕设中,她们汲取了南京云锦等元素加入到设计当中。
       只是,一场历时“6+1”个月的设计比赛,提高的仅仅只是设计吗?答案当然是“否”。
       “一个优秀的建筑师,还是一个有人文情怀的讲述者。”陈静勇说,很高兴看到哈工大等高校的同学最后将观点落在“老有所用”上,“社会责任感在课堂上培养较少,通过访谈、成长教育,与老年人一起发现问题,有助于增强他们的社会责任感”。
       实际上,通过与长者交流养老话题,哈工大建筑学专业李佳楠对养老形成了自己的认识。她说,外公、外婆分住两地,爸妈两头照顾很是辛苦,希望将来自己能和爸妈同住一个社区,“一部分区域归年轻人,一部分区域归老年人,不应该让他们离群索居”。
       一场历时“6+1”个月的比赛,受益的不只是学生。陈静勇说,我们每年都会把过程原汁原味地记录下来,出版成中英文双语书籍,代表中国室内设计教育给亚洲室内设计联合会(AIDIA)和国际室内建筑师/设计师联盟(IFI)等开展室内设计教育交流的特色案例,成为活动的1个拓展环节。当中,教师们关于室内设计教育的研究,已由中国建筑学会室内设计分会认定为室内设计教学参考书。
       卓培补充道,企业直接参与到教学中,缩短企业与高校毕业生的磨合期,是企业愿意投身人才培养的原动力。希望未来,校企联合毕业设计活动能够得以延续与提高。


《中国科学报》 (2016-03-17 第8版 校园)